中文   |  EN
秦皇島輕烴能源有限公司
地址:秦皇島市開發區六盤山路金明大廈A14-09
郵編:066004
電話:0335-3399909
傳真:0335-3399909
郵箱:qhd_nea@163.com
行業新聞
當前位置:首 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新聞
大機會!中國碳市場行將落地,出手就是世界第一等
添加時間:2021-07-09 瀏覽次數: 195
昨日(7月7日)高層會議決定,在試點基礎上,于本月擇時啟動發電行業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上線交易。

屆時,中國將擁有全球最大的碳市場。

1

什么機制?

以二氧化碳為代表的溫室氣體的排放具有負外部性,本著“誰污染誰負責”的原則,排放主體需要對其行為承擔后果并付出相應的成本,碳交易順勢而生。
游戲規則很簡單,政府會分配給企業一定的碳排放配額,代表企業每年能夠無償排放的二氧化碳上限,1單位的配額代表1噸二氧化碳排放量(tCO2e)。如果實際排放量超過規定的額度,就需要在市場上購買來補齊缺口,而排放低于配額的企業可以將過剩的額度拿到市場上賣掉換錢。
運行機理是,政府確定排放水平,碳價由市場供需決定。
目前中國碳市場上有兩種基礎產品可供交易,一種是政府分配給企業的碳排放配額,另一種是核證自愿減排量(CCER),1個CCER等同于1個配額,可以抵消1噸二氧化碳當量的排放。第一種很好理解,企業可以在碳市場上交易富余的配額,重點和亮點在于CCER。
圖片
▲圖片來源:東吳證券
1997年《京都協議書》簽署,該協議書通過引入市場機制來解決全球氣候的配置問題,并提出了IET、JI和CDM三種補充性碳交易市場機制,中國目前推行的CCER就衍生自CDM。
所謂CDM,簡單來說就是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合作,由發展中國家負責減排,這些減排量被核實認證后成為核證減排量(CERs),然后賣給發達國家,幫助其完成減排目標。
中國很早就參與了國際上的CDM項目,將減排指標賣給發達國家,大約2013年前后,隨著國際碳價的低迷和歐盟交易限制的升級,中國逐步淡出CDM市場,并著手推進自己的碳交易市場。
CCER,全稱為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量,按照官方解釋,是對中國境內可再生能源、林業碳匯、甲烷利用等項目的溫室氣體減排效果進行量化核證,并在國家溫室氣體自愿減排交易注冊登記系統中登記的溫室氣體減排量。
通俗的理解,先識別基準線,也就是測算不存在該項目的情況下產生的溫室氣體基準排放量,基準線排放與項目實際排放的差值就是CCER項目減排量。
舉個例子。
如果沒有垃圾焚燒項目,生活垃圾只能由垃圾填埋場處理,而填埋場沒有沼氣收集利用的裝置,因此沼氣直接排空,造成二氧化碳等溫室氣體的排放,此外,電力由火電提供。
而通過垃圾焚燒處理,不僅可以避免填埋氣體的產生和排放,還可以利用垃圾焚燒發電替代以火電為主的等量電量,也就是從兩方面減少碳排放。填埋場處理相當于基準線,而垃圾焚燒帶來的減排量就可被計入CCER。
中國自愿減排交易信息平臺的數據顯示,截至到去年底,登記備案的CCER方法學共有200個,主要就集中在可再生能源(風電、光伏、水電等)、廢物處理(垃圾焚燒)、生物質發電等領域。
至此,碳市場上的原始獲利對象就有了,一類是配額富余的企業,一類是能夠主動提供CCER的公司。

2

蛋糕歸誰?

2020年,特斯拉光靠出售碳排放積分就賺了15.8億美元,比公司凈利潤的兩倍還多,“賣碳翁”馬斯克再次刷新了人們的認知,原來“賣碳”真的可以賺錢。
是的,根據中國碳論壇及ICF國際咨詢公司共同發布的《2020中國碳價調查》的數據,到2025年,全國碳排放權配額交易市場市值總規模將達到2840億元,如果后期推出期貨等相關衍生品,那么規模還將被放大數倍。
這是一塊大蛋糕,關鍵是誰有機會分食。
能源是碳排放的第一大戶,所以能源革命是實現“碳中和”和“碳達峰”的關鍵。根據國家氣候中心的測算數據,如果中國可以建成67%的高比例風、光電,將有能力實現1.5℃溫控目標和碳中和目標。
因此,以風電和光伏為代表的清潔能源產業具備天然的減排優勢,《中國電力行業碳排放達峰及減排潛力分析》一文中提到,到2025年,風電和光伏所帶來的碳減排量有望達到2.2億噸,到2035年,這一數據將達到11.2億噸。
有了碳交易市場,這些減排量就是相關企業利潤的一部分。
以風電為例,官方認定其在發電過程中為零碳排放,所以上網電量對應的基準排放量就是項目的全部減排量。安信證券曾經做過測算,風電項目度電碳減排量約為857.5克/千瓦時。有了這一數據,風電企業每年可從碳交易中獲利的數據就能大致估算出來。
A股上市公司節能風電去年的風力發電量為68.2億千瓦時,以857.5克/千瓦時的平均度電碳減排量進行計算,公司2020年的碳減排量為584.8萬噸。如果保守估計CCER碳價為30元,那么去年節能風電理論上可從碳市場中賺到1.75億元,相較于公司6.65億元的凈利潤也是一筆不菲的收入。
光伏也是同樣的道理,根據測算結果,光伏發電項目度電碳減排約為856克/千瓦時,A股光伏運營商龍頭太陽能2020年銷售的電量為52.93億千瓦時,對應碳減排量為453.08萬噸,CCER碳價同樣按30元計算,那么公司理論上可獲利1.36億元,對業績同樣起到很大的提振作用。
相對于風電和光伏,垃圾焚燒的減排效率還要高一截,東吳證券給出的數據是度電碳減排約為1320克/千瓦時。在碳價為30元的背景下,度電CCER收入0.039元,對生活垃圾焚燒項目貢獻的利潤端彈性為12.01%。目前該領域內的上市公司主要有上海環境、光大環境、瀚藍環境、偉明環保等。
參與分蛋糕的除了直接的CCER生產者,還有賺差價的中間商,領軍者當屬港股上市公司中國碳中和。公司率先搶跑,已經收購了300余萬噸國際核證減排量,是國內唯一一家將產融兩端相結合的碳資產管理企業,在全球最大的兩家國際碳信用資產交易平臺Gold Standard和VERRA上都有賬戶,未來可能成為亞太地區最大的碳資產交易商。
而資本早就盯上了這塊“肥肉”,就在不久前,懋源資本以配股的形式成為公司第一大公眾股東。

3

未來的路?

向前看,中國碳交易市場大概率會呈現量價齊升的格局。
與國際碳市場相比,國內此前試點地區的碳價明顯偏低,歷史最高點為122.97元/噸,而最低點只有1元/噸。華寶證券的最新數據顯示,6月21日-27日國內各個地區的碳價以北京為最高,線上交易均價為59.98元/噸,其余地區均在50元以下。
相比之下,EUAs(歐盟碳配額)在今年上半年的最高價達到56.50歐元/噸,6月21日-27日二級市場現貨交易均價為53.74歐元/噸。
圖片
▲6月21日-6月27日國內各碳市場交易情況
圖源:華寶證券
差距懸殊,但恐難以持續,原因有三:
首先,根據碳排放交易網,目前CCER已簽發的減排量只有約5300萬噸,而全國碳市場初期CCER需求量約1.65億噸/年,長期需求有望擴容至4億噸/年,短期內存在的供需缺口決定了價格具備上漲的勢能。
其次,隨著全球各個碳市場聯動的加強,碳價剪刀差勢必收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執董會已經提議擴大全球碳定價機制,碳定價的全球化趨勢加快。而IMF也在引導碳價提升,預計到2030年將推動碳價提升至每噸75美元或更高水平。
最后,歐盟在歷史上也曾經歷碳價低迷的階段,究其原因,政府早期發放了足夠的免費配額引發需求不振是根本,但隨著后期配額收緊和成本上升(由免費改為拍賣),二級市場上的碳配額逐步變得稀缺,并引發價格上漲。
中國同樣如此,早期政府建立這樣一個市場是為了讓更多企業參與進來并熟悉游戲規則,之后會慢慢收緊并趨向嚴格,而且中國的減排壓力更大,碳價低迷并不具備可持續性。
從量的角度來看,目前電力行業已被納入全國碳排放權交易系統,碳排放配額發放量約40億噸,中國已經成為全球規模最大的碳市場。
但這只是一個開始,后續還將逐步把石化、化工、建材、鋼鐵、有色、造紙和民航造紙等7大重點能耗行業納入交易體系,屆時碳排放總量預計在80億/年噸至100億噸/年之間。
控制碳排放需要全局統籌,但建立一個全國性的碳排放交易市場卻并非易事,美國至今都沒有實現這一目標。中國是在去年確立了“碳達峰”和“碳中和”目標之后才真正開啟全國性碳交易市場的加快建設,短時間內落地已實屬不易。
不過要客觀地認識到,由于時間緊迫,準備難免不足,相關配套的機制和法律法規仍有待完善,交易細則也仍需斟酌。
例如,之前各個試點區域的碳市場的手續費費率不一,全國性碳市場的交易手續費費率還尚未確定。再比如,目前國內關于配額總量的設定只是過渡方案,并未形成像歐盟碳市場那樣成熟的機制,未來仍有待改善。
我們邁出了第一步,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聯系我們

地址:秦皇島市開發區六盤山路金明大廈A14-09
電話:0335-3399909
郵箱:qhd_nea@163.com

冀ICP備18021249號 qhd-energy.com Copyright ? 2018 秦皇島輕烴能源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新藍網絡
友情鏈接:新藍網絡
亚洲人片在线观看天堂无码